第4326章 只能胜,不能败!_混沌天帝诀
日读小说网 > 混沌天帝诀 > 第4326章 只能胜,不能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26章 只能胜,不能败!

  (PS:抱歉,上一章不小心把贱驴写出来了,不过已经在十分钟内修改完毕,没有贱驴,由紫锋控制最后一个扈从。有些读者看到了,没看到的不影响~)

  就在凌峰和青萝女帝正为了进入天启之路而苦心筹划之际。

  另一边,贱驴,青鸞,司辰以及晏惊鸿几人,已经在那法洛斯的带领之下,抵达了星源堡垒。

  自当日,玄策少主在星源堡垒与五大主宰仙帝一战,显露出了始祖级的战力,在那之后,魔族便将联军的大营,从葬魂峡谷之内,转移到了星源堡垒。

  包括古兰多一族,希尔盖一族以及班尼克一族在内的三大魔族在内。

  此刻,还增加了由玄策少主所带领的神龙一族。

  圣龙军团曾经也算是征战同盟的王牌,如今倒戈魔族阵营,在玄策少主带领之下,接连攻破数座堡垒,战功赫赫。

  至於珂薇莉女皇,以一己之力拖住燚霆仙帝,让他无法驰援其他堡垒。

  相比之下,其他两尊魔皇,就显得有些平庸了。

  或者可以这么说,在珂薇莉晋升始祖级的那一刻,他们就彻底失去了和珂薇莉女皇爭雄的资格。

  现在的他们,也不敢再妄想能够和珂薇莉平起平坐,只能乖乖服从这位女皇陛下,听命行事。

  星源堡垒,城楼之下。

  司辰凝目望向眼前的城墙,忍不住感嘆。

  昔日原本属於征战同盟用来对抗魔族大军的堡垒,如今,却早已是鳩占鹊巢,成为了魔族的大本营。

  和贱驴以及晏惊鸿这些人不同,司辰毕竟是出身自天执的修士,从踏足修炼的那一刻开始,便灌输了斩妖除魔的理念。

  如今,竟然要反过来和魔族合作。

  可以说,为了能够替凌峰復仇,她已然是背弃了自己内心的信仰,这种矛盾和痛苦,却又能与谁人诉说。

  终究,不过化作一声声嘆息罢了。

  "是法洛斯大人!

  驻守在城楼之上的,乃是墮天使军团的王牌,每个岗哨,都有三名以上的古兰多嫡系血脉的高等魔族,在低空盘旋,杜绝任何监控的死角。

  看到法洛斯带著一些……奇形怪状,还有人族,朝著城墙走来,守城的魔军将领,连忙飞身下来,朝法洛斯行礼。

  "属下哈洛法,参见法洛斯大人!"现在的法洛斯,毕竟是珂薇莉女皇身边的左膀右臂,更是上议司的总司长,修为虽然在那一票珂薇莉带回来的魔族老怪物之中算不得多高,但胜在深得珂薇

  莉女皇的信任。

  当然,这种信任,有很大一部分,恐怕也是源自於凌峰。

  "嗯。

  法洛斯朝那守将微微点头,"替本座开个侧门就行,本座要带这些人,面见女皇陛下!

  "是!

  那哈洛法守将打量了一眼贱驴几人,也不敢阻拦法洛斯的去路,连忙回头朝著部下高声道:"开侧门!"不一会儿,主城门侧边的小门,缓缓升起,法洛斯抬手拍了拍哈洛法的肩膀,这才朝贱驴等人唤道:"隨我走吧,我已经提前命人前去稟报女皇陛下,现在女

  皇正在天魔大殿等你们呢!

  "还得是那魔女……

  贱驴向来是口无遮拦惯了,不过立刻又意识到此地现在是魔族的地盘,连忙改口道:"咳咳,还是那女皇对凌峰小子上心吶!

  法洛斯摇头笑笑,在放逐之地的三年,他早就摸透了贱驴的尿性。

  "在这儿口无遮拦也就罢了,一会儿见到女皇陛下,小心你的驴嘴!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哼!

  贱驴轻哼一声,"要不是为那小子,你当本神兽愿意来说啊!

  不多时,法洛斯便带著贱驴以及司辰等人,来到了一座大殿之内。

  才到门前,还不等守卫稟告,里面便传来了珂薇莉女皇的声音。

  "进来吧!

  声音之中,带著三分急切。

  为了避免担责,法洛斯也不敢隨便断言凌峰是否死了,只是让人把自己找到贱驴和凌峰的一些同伴的消息传了回来。

  下一刻,殿门缓缓开启,法洛斯深吸一口气,回头朝贱驴低声道:"贱驴,一会儿女皇陛下问起来,你稍微委婉一点。

  "放心,本神兽说话,一向委婉。

  贱驴一拍胸膛,旋即迈开驴蹄子,大步便走进了大殿之中。

  此刻,魔族女皇珂薇莉,正端坐在大殿王座之上,一双凤目打量著走进殿内的眾人。

  "天执,冰族,风族,那小子身边的朋友还真不少。

  珂薇莉轻哼一声,目光最终落在了青鸞的身上。

  她还记得,在乱鳞死泽与燚霆那场惊世之战,青萝女帝座下的那头青鸞神鸟,便是此人吧。

  "那个女人,还没死么?

  珂薇莉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青鸞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沉声道:"女帝陛下当然没这么容易死去!

  "女皇,先别管什么这个女人那个女人了,凌峰小子死了,你帮不帮他报仇!

  就在此时,贱驴直接就扯著嗓子大吼出声。

  "……

  一瞬间,法洛斯脑门上飆起无数道黑线。

  你特么,这贱驴对委婉是不是有什么误解啊?

  而同样惊住的,还有珂薇莉女皇。

  她死死瞪住贱驴,眸中先是闪过不可置信,不愿相信的神色接著,又想到自己之前留在凌峰精神之海的精神印记,似乎的確在一瞬间忽然就消失了。

  她本来还以为凌峰铁了心要站在仙域那边,与她为敌所以乾脆毁了这道印记,却从没有往其他方向去猜测。

  现在想来,凌峰从不是如此决绝之人。

  更何况……

  当初那一吻她不相信凌峰当真毫无感觉。

  在生死之前,凌峰都能毫不犹豫的和她站在一起。

  如今,若不是遭遇了不测,又怎么会亲手将两人之间惟一的联繫纽带摧毁掉?

  一时间,强烈的怒火,充斥心间,她死死瞪住贱驴,一字一句道:"你把话,说清楚!一字一句,都给我说清楚!

  扑通!

  恐怖的重压袭来,贱驴双腿一软,竟是直接瘫倒在地。

  不仅是贱驴,哪怕是在场之中,修为最高的青鸞,也都生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这,便是始祖强者的威压么?

  "又……又……又不是本神兽杀的,是燚霆,是燚霆那个老杂毛,害死了凌峰!

  贱驴几乎是吼出来的,珂薇莉这才稍微恢復了几分冷静,强行压下心中怒火,收敛了自身的恐怖气势。

  贱驴咽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气,勉强爬了起来,硬著头皮,当即示意珂薇莉道:"女皇,此事事关重大,要从头说起的话,不宜有外人在场!

  说著,目光还不时地瞥向了法洛斯。

  "我!

  法洛斯眼皮一跳,"你这贱驴,你!

  搞半天,我特么成外人了?

  "老法,这也是为你好,知道的太多,可不一定是好事。

  "哼,凌峰也是我法洛斯的患难之交,他的事,我法洛斯不可能不管!

  "好!

  贱驴当即朝法洛斯竖起大拇指,"英雄,好汉!替凌峰小子报仇的事,本神兽算你一份!

  当即,贱驴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这话,还得从那所谓的天神族说起……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

  贱驴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基本说了个大概。

  现在凌峰"死"了,贱驴也无所顾忌了。

  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都给他捅了出来。

  他要藉助珂薇莉的力量,帮助凌峰復仇,就必须把所有的真相,和盘托出。

  "天神族,天神黑塔……

  珂薇莉越听越惊,没想到仙魔大战之后,居然还隱藏著如此阴谋。

  而法洛斯此刻,却是肠子都悔青了。

  妈的,半个时辰之前,自己还是个快乐的老法,死了凌峰这个朋友,虽说有那么一些遗憾,但毕竟也不是自己亲兄弟。

  如今倒好,忽然间听说整个仙域世界都快要毁灭了。

  什么仙魔大战,假的,都是假的。

  天神要是真的被燚霆接引,降临仙域世界,到时候,仙也好,魔也好,都不过是祭品罢了。

  "你……你……

  法洛斯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贱驴,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证据?"贱驴摇头苦笑,"证据都和凌峰小子一起,被那黑塔的光棱激射给炸成飞灰了,还有那个触手怪,现在也沉入了海底,估摸著是心灰意冷了。要说证据,本神

  兽的確拿不出来,但你觉得,这种曲折离奇的故事,是本神兽能编造出来的么?总之,是真是假,看你们自己判断了。

  轻嘆一声,贱驴继续又道:"无论如何,凌峰小子便是因此而死的!

  他的目光,紧紧盯住珂薇莉,沉声道:"珂薇莉女皇,本神兽知道你和那小子关係匪浅,放眼整个仙魔两域,恐怕也只有你,有能力阻止燚霆那条疯狗了!

  说罢,直接扑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

  之前是被嚇瘫的,这次,却是发自内心的跪拜,"恳请女皇出手!

  "恳请女皇出手!

  晏惊鸿握紧双拳,也朝珂薇莉跪拜下去。

  接著,司辰,青鸞,也都跪下唤道:"恳请女皇出手!

  "起来吧。"珂薇莉轻轻一拂袖,将贱驴几人托起,微微点了点头道:"忠僕,挚友,红颜……凌峰那小子,倒也算是不枉此生了吧。此事,本座应了,不过,还需从长计

  议。

  在听闻凌峰死讯的瞬间,珂薇莉確实怒不可遏,甚至想要直接出城找燚霆那廝拼命。

  但在听完贱驴完整的敘说之后,她却反而冷静了下来。

  和燚霆死战,她並没有必胜的把握。

  一旦连她都败了,那么,仙魔两域,都将是灭顶之灾。

  这是一场只能胜,不能败的战爭。

  ……

  太古时代,天湖圣城。

  说是圣城,其实也只不过是冰渊之海深处,一座湖心小岛。

  在湖心岛的正中心处,有一尊巨大的天目圣者雕像。

  据说,早在无人能够说清楚的时代,这尊雕像,就一直矗立在此处。

  后来,一群信仰天目圣者,以天目为图腾的人族,聚集在此处,也就渐渐发展成为了现在的北荒八部。

  每隔大概一甲子的时间,八部的族人,便会齐聚於这座湖心岛上,以一种特殊的祭祀礼仪,希望能够与天目圣者之间进行沟通。

  大概也是在数千年前,那座雕像第一次"显圣",赐予了八部先祖"天纹"。

  也就是眉心处的那道血线。

  因为拥有了天纹,北荒八部才渐渐开始在诸天万族之中,渐渐占据了一席之地。

  甚至在这魔族肆虐的时代,能够建立起这样一片与外界隔绝的领地。

  这对於其他不少族群而言,都算是一种奢侈的梦想了。

  天纹的传承,让北荒八部有了立身之地。

  自此之后,祭祀天目圣者的仪式,也就渐渐演化成了一种选拔。

  在仪式结束的同时,天目圣者的雕像,都会开启一片被命名为"异空"的特殊领域。

  隨著进入异空的传承者越来越多,对於异空之内的描述,虽然五花八门,但大抵都会经过一段奇特的古路。

  因此,这个特殊的异空,也就渐渐被称为了"天启之路"。

  当然,也是因为,北荒八部,注入源天部钧天部,恆天部,纵天部……

  皆是以"天"为名,北荒八部,也號称是天部,而天部又缘起於那天目圣者开启的异空,故得名曰"天启"。

  "你们就在这里好好准备准备,仪式很快就要开始了,黑石试炼,也会在祈神舞开始的同时,一同开启。

  纵天族长打量了一眼纵天部参加从此试炼的三名弟子,依次在每个人的肩膀上拍了拍,算是加油鼓劲。

  "放心吧,族长大人,此次黑石试炼,我凌阳志在必得。

  凌阳紧了紧拳头,眸中闪过无比自信的神采。

  "有信心就好,不过也不能太得意忘形。

  纵天族长又叮嘱了几声,便飞身与其他几部族长匯合。

  待到八部族长都带著弟子到齐之后,天湖圣城的圣祭便会开始让各族精心挑选出来的適龄女子,一同为天目圣者跳祈神舞。

  届时,黑石试炼,也便隨之一起开始。

  这是几千年来,不变的惯例。

  凌峰的目光,在其他各部的族人之中扫过,最终,看向了凌渊所在的源天部。

  这一转眼,三十年过去,曾经的少年,如今已经成长为了精壮魁梧的大汉。

  特别是凌渊,也和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凌太虚,身影渐渐重合。

  正如青萝女帝所言,凌渊身后的三位扈从,分别是青木,燚霆以及澔沧。

  除了青木之外,燚霆和澔沧,凌峰都见过,像个千万年的时空,他们的確还和年轻时候一般模样。

  只是,那时候的燚霆,还不是一脸的阴沉,看起来,倒还有几分阳光开朗的感觉。

  而凌渊既然能够选他为扈从,将自己的背后都交给他,显然是对燚霆十分信任。

  只是,为何曾经的四火,却会变成后来的燚霆?这期间,到底经歷了什么?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idu8.com。日读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idu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