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两百六十九章 不欢迎我吗?_踏星
日读小说网 > 踏星 > 第五千两百六十九章 不欢迎我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千两百六十九章 不欢迎我吗?

  命左现在与整个生命主宰一族都不合,从头到尾被孤立,唯有命凡保着它,也必须保着它。

  陆隐静静查看命左记忆。

  不久后,他察觉到一件很怪的事。

  生命主宰返回内外天,命左等一众生命主宰一族生灵跪拜,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命左居然没有任何与生命主宰相连的感觉。

  这很不正常。

  修炼的生灵想要诞生子嗣,修为越高,诞生子嗣的天赋就越高,可相应的,诞生子嗣的可能性就越困难。

  然而只要子嗣诞生,随着修炼者实力增强也会潜移默化的不断增强后代的力量。

  陆隐能拥有瞬间移动天赋就因为陆源老祖种出了这个天赋。

  他们陆家尚且可以如此,生命主宰一族凭什么完全没联系?这就不对了。

  命左与生命主宰毫无相连的感觉,这种异常让陆隐感觉抓到了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他当即退出融合,带出时诡,“我问你,你与岁月主宰之间有联系吗?”

  时诡没听懂:“什么联系?”

  “生命与生命的联系。”

  “你是说血缘关系?”

  “对。”

  时诡点头:“有。”

  “说清楚。”

  “就是每次面对主宰,都有种被血脉源头压制的感觉,但对于岁月的领悟却也会提升。越接近主宰越是如此。”

  陆隐盯着时诡:“其它主宰一族生灵呢?”

  时诡道:“这个我们从未问过,但都一样吧,这是常识。主宰虽不是岁月主宰一族辈分最高的,但修为决定一切,辈分只是主宰管理主宰一族的方式。”

  “就算辈分超越岁月主宰的,面对岁月主宰也会被影响。”

  陆隐收起时诡,同样的问题又问了圣藏等不少被抓住的生灵,答案都一样,必然被影响。

  尤其主宰,怎么可能不影响后代?

  但命左确实没被影响。

  陆隐放出了毕玄月,问了关于生命主宰一族的事。

  玄月一族归属于生命一道,应该了解一些。

  听到陆隐的问题,毕玄月诧异看了他一眼,很自然回答:“这是因为生命主宰故意压制的结果。”

  “主宰曾说不愿意影响后代的修炼,它的感悟未必就适合所有后代生灵。”

  陆隐盯着毕玄月:“这个答案是生命主宰给你的?”

  毕玄月点头。

  “从来没人问过?”

  “没有,谁会关注这种事?”

  陆隐收起了毕玄月,他,关注了,可无法解惑。

  生命主宰存在着巨大的谜团。

  通过命左记忆,陆隐得知生命主宰又离开了内外天,它知道还是因为命凡。

  命凡是少有的能了解生命主宰踪迹的生灵。

  所以陆隐也就不客气了,直接进入太白命境,出现在命凡眼前。

  命凡望着突然到来的陆隐,神色大变。

  “慌什么,主宰不在,谁知道我来。”陆隐很淡定。

  命凡的惊慌是下意识的,听到陆隐的话才稍微安心一些:“主宰不知何时归来,而且这太白命境留有主宰的力量。”

  “面对生命主宰我都能安然退走,你觉得我在乎它留下的力量?”陆隐反问。

  命凡听了更恭敬了,“陆主这次来是?”

  “我问你,面对生命主宰,有没有被影响过?就是血脉之间的那种。”

  “这个,主宰特意压制了,所以我们没被影响。”

  “其它主宰一族生灵都可以被影响,唯独你生命主宰一族特殊?”

  “这是主宰的考虑,我不清楚。”

  “那些被斩断的树枝在哪?”

  “太白命境。”

  “恩,带我进去。。”

  不久后,陆隐进入真正的太白命境。

  命凡的担忧并非多余,陆隐不怕生命主宰留下的力量,但也不想引起注意,所以想离开内外天,从方寸之距进入真正太白命境,但这个可能被否决了。

  钥匙,变了。

  他都进过一次太白命境了,而且还拖走了不灭星图,生命主宰岂会容忍他再次进入。

  如果还能从外部进去,那就是命凡的问题了。

  因为新的钥匙在命凡手里。

  命凡带陆隐进入了真正太白命境,临走前被陆隐索要钥匙。

  命凡哀求:“钥匙只有一把,如果没了,主宰一定知道我有问题。”

  陆隐盯着它:“只有一把?”

  “是。”

  陆隐可以不在乎命凡的死活,但如果被生命主宰发现命凡有问题,那他拿着钥匙也没意义,甚至进来后可能直面生命主宰,那就是陷阱了。

  但钥匙他必须要有。

  “放心吧,如果我进入真正太白命境被生命主宰发现,一定带你走。”

  命凡尽管不愿,但面对陆隐的目光,唯有交出钥匙,然后急忙离去,临走前还提醒陆隐不要留下痕迹。

  陆隐是来找分身的,又不做什么。

  尽管又看到不灭星图了,他还能拖走一次,但没必要,一旦拖走命凡就死定了。

  看向远处,一大堆被神力浸染的树枝安静躺在那,找到了。

  分身也在里面。

  由于被不灭星图的生命力压制,所以完全察觉不到。

  陆隐意识进入分身体内,查看了一下,没变化,这才松口气。

  生命主宰没察觉分身,必然是因为分身没有任何气息,跟尸体一样。而且树枝太大太大了,分身在里面跟蝼蚁没什么区别。

  毕竟除了分身,这些树枝内还存在不少其它生物的尸体。

  通通扔在了这里。

  生命主宰走的很急,陆隐看得出来,什么原因?找到因果主宰了?

  陆隐走了,没在这里留下痕迹,绝不能被生命主宰察觉。

  返回相城,是时候离开这片混乱的方寸之距了。

  一直留在这容易把强敌引来。

  陆隐不认为自己真能完美考虑一切,总有出乎预料的事发生。

  能远离始祖就远离。

  始祖这边才是人类崛起的根基之一。

  百年时间匆匆而过,对于相城来说,整个宇宙都很安静。

  相城漂浮于方寸,没有目的的移动。

  陆隐继续融合神力与死寂,等待王文那边联系。

  六大主宰,除了意识主宰,其余能杀就杀,这是他与王文他们的共同想法。

  这一日,陆隐忽然心中不安,感觉有什么事发生。

  他走出闭关之地,遥望星穹,什么都没有。

  以防万一,他带着相城瞬移消失,不断移动,似乎在避开什么。

  相城内的人早已见怪不怪,反正瞬移对他们也没影响。

  不久后,陆隐停手,坐在天上宗后山,身后,龙夕到来,给他沏茶。

  喝了一口,他出神看着茶杯,缓缓放下,转头,那里,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面带笑意看着他,眼中的平静仿佛没有任何事可以影响。

  笑容与平静的双眸形成强烈反差,给人一种无法形容的怪异。

  “相思雨?”龙夕惊呼。

  曾经陆隐让分身去死亡宇宙,特意请来相思雨在闭关之地给他运气,龙夕自然认识。

  陆隐目光沉重的看着相思雨,还是,找来了。

  气运主宰。

  他的手不自觉紧握,脑中浮现逃离生命主宰追杀的一幕幕,差距太大了,相思雨不是死主,那时候的死主本就没恢复,又被王文他们围杀,战力十不存一,所以才能被自己打跑。

  而相思雨不同。

  她,是巅峰时期的主宰。

  相思雨笑眯眯看着陆隐:“不欢迎我吗?陆主。”

  龙夕想说什么,被陆隐阻止,“你先走。”

  龙夕看向陆隐,目光担忧。

  陆隐对她一笑:“没事的,去吧。”

  龙夕深呼吸口气,又看了眼相思雨,转身离去。

  相思雨一步步走来,绝美的容颜让人难忘:“她对你感情很深。”说着,很自然坐下,拿起陆隐喝过的茶轻轻抿了一口,垂落的发丝随风飘动,很是柔美。

  陆隐盯着她:“你怎么找过来的?”

  相思雨放下茶杯:“重要吗?”

  “有点。”

  “恩,你想知道,可以。”说完,抬起雪白手臂,一指虚空,又一道身影出现。

  看着出现的身影,陆隐瞳孔闪烁,随后苦笑:“原来如此,怪不得。”

  这道出现的身影是--不黯。

  相思雨浅笑:“它可是我的厄运体之一啊。”

  陆隐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仿佛一切尽在敌人掌握中。

  不黯,这个凭厄运强行抓住气运锦囊勉强加入气运一道的序列,居然是相思雨的厄运体之一。

  怪不得相思雨能找到相城。

  根本无需凭运气。

  运气也需要时间达成。

  如果相城一直待在原地不动,相思雨肯定能找到,她运气就是这么好,但相城不断移动,即便相思雨能找到前一个位置,那也离开了,所以陆隐才问为什么她会找过来,凭什么?

  答案就在眼前,让他觉得自己很可笑。

  原本还希望凭不黯的厄运避开相思雨。

  相思雨挥手让不黯消失:“你应该感谢它,如果不是它,你的运气不会那么好。”

  陆隐点点头:“所以自由期战争面对气运一道,我在运气方面始终不差,因为不黯在我这。”

  “可以这么说,运心以为我将鸿运给了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你早就布局了?”

  相思雨笑的更开心了,但眼中的平静始终没有半分波澜:“没有,是你运气差,或者我运气好,被你带走了不黯。”

  “我的分身很多,厄运体也很多,你想啊,相思雨之前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对吧,不黯也是同样不知道。”

  “只能说从一开始,运气就站在我这边。”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idu8.com。日读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idu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