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摆渡_呢喃诗章
日读小说网 > 呢喃诗章 > 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摆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两千六百八十九章 摆渡

  第2691章摆渡

  虽然夏德说那是条河,但其规模与斜穿维斯塔市,直接与威纶戴尔相连的旧大陆南部第四大河流阿伦森河无法相比。不过至少这条山间河流比“小溪”还是大一些的,因此允许小船通行。

  距离第五纪元,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森林的样貌也变化了很多,以至于夏德也无法分辨出来这条河是否是他们在第五纪时前往佩吉·麦康纳小姐被击碎钥匙时经过的那条河。

  他和魔女来到了河边,向着河中投掷了一小块兽骨后,随着河面咕噜咕噜的冒出气泡,小巧的旧木船便从水面下浮到了水面上。

  哪怕是死亡的大魔女也没看出这艘船有什么异常,她只是好奇为什么用骸骨召唤的小船是木头材质的。随后她便牵着夏德的手来到了小木船上,却依然不知道夏德想要做什么:

  “需要我配合吗?”

  “不需要,我帮你烘干一下,你坐下来等待就好。不一定能够成功,但说不定可以。”

  这艘小木船的来源与死亡中的那片水域有关,在格林湖之战中又证明了它有着“穿越空间”的能力,再加上那位摆渡之神让他体验过“摆渡”的力量,因此夏德才会想到此时利用它前往生死边缘。

  只是等到魔女安坐后小船缓缓启动,夏德又意识到自己这艘船没有船桨,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想法行驶。而他想把握在“黑沙码头”时撑起神明的小船的感受,如果没有船桨那么手感会不对。

  “尤克特拉希尔之杖”的长度不够,最后只好从岸边找了一根长木头让魔女用变形术将其变作了船桨的形状。

  随后小船便在河中安静的逆流而上,坐着的魔女先是欣赏了一下岸边两侧的风景,随后又欣赏起了在船尾撑船的夏德,并再次确认他的身体状态就是所谓“天性的肉体”,是最符合人类审美的样子。

  一旦在什么事情都不做的时候开始胡思乱想,思绪就很容易跑到自己也想不到的地方。她在哗啦啦的水声中想到了那位玛格丽特·安茹公主也是被他的样子吸引,随后想到了今天早晨看到的那一幕,面色微红的同时更加痛心公主说的话。

  “嘉琳娜一定对他做过更过分的事情,真是的,美好的东西她们一点也不知道珍惜。”

  心中抱怨着嘉琳娜,抱怨着玛格丽特,旋即又抱怨起了安茹王室对公主们的教育缺失了重要部分,进而想到了艾玛·西尔维娅对夏德的态度:

  “艾玛居然还想让夏德做她的学徒?哼,真是没有廉耻,我猜她肯定有别的想法,谁不知道魔女对学徒动手动脚是大家默认的潜规则?”

  然后她又从空间的大魔女想到了那位大地的魔女,也就是玛格丽特真正的老师:

  “凡妮莎又是怎么回事,说起来今天早晨忘记问了,她既然知道玛格丽特和夏德有染,怎么会同意玛格丽特成为她的学徒呢?总不能真的是为大家的利益考虑,想让议会染指旧大陆政治和王权吧?”

  想着想着,“魔女议会怎么变成这样了”的想法便再次痛心疾首的涌现了上来。不过她倒是没有埋怨夏德,也没有认为夏德是霍乱议会的“魅魔”,只是很奇怪大家怎么都没忍住诱惑。

  【看周围。】

  耳边的“另一个我”轻声提醒,胡思乱想的魔女才猛然惊觉,不知何时河面上居然出现了一层薄雾。但现在可是晴朗的秋季的上午,在林子中绝不可能自然出现这样突兀的雾气。

  她又去看向夏德,却发现夏德背后那轮她每次去看都感觉大的惊人的命环上,核心灵符文与一枚低语灵符文已经亮了起来。

  如果她也有夏德的“语言通晓”,就会知道那是【时空】与【真实的死亡】。

  小船此时已经驶入了雾中,微微发光的船体平稳的载着两人向前。雾气随着小船继续逆流而上而变得越发浓郁,芙洛拉·温斯莱特什么也没有询问,而是转身看向前方。

  稠密的雾在浓度达到了某个后便又骤然散开,或者说被更加阴冷的死亡之雾替代。灰白色的世界显现在了小船的前方,浓郁的死亡让她一下又变作了猫跳到了夏德的怀里:

  “你真的成功了!”

  “是的,成功了。”

  【外乡人,你对“摆渡”“船”有所感悟。】

  他一下丢掉了手中的那根木头,然后扑倒在了船上大口呼吸了起来,然后从口袋里取出那瓶粉红色的香精给自己灌了一口。纯粹靠自己的力量开辟一条“航线”的难度比他想的小,但消耗比他想得大。

  但至少这条航路走过一次,返程时的消耗就大大降低了,以后如果还想通过这种方法进入这里的消耗也很低,因此这算是一次性的投入。

  香水小瓶在凡妮莎与歌剧团的姑娘们到达了托贝斯克以后,便积累了不少的量,因此喝一口便能够缓解夏德的消耗。只是当他将瓶子收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怀里的猫伸着头对着瓶口发愣,还做出了探头想要嗅一嗅的动作。

  这动作夏德经常在小米娅身上看到,夏德他按照惯例随后用手指点了一下猫脑袋,然后才将瓶子收起来。

  猫魔女两只前爪捂着自己的脑袋:

  “夏德,你可不要使用这种成yin类的药物。我只是嗅到这味道,就感觉全身上下就燥热了起来,然后很多很多灵感都疯狂的涌现了出来。这不是好东西,不要用!”

  夏德于是又在她的小猫头上按了一下:

  “说什么呢?这不是药物,这是遗物衍生物。”

  他将因为香精发光而在雾中发光的瓶子贴在了猫脸上:

  “感觉到低语要素了吗?”

  猫乖巧的点头:

  “原来是遗物衍生物啊直接饮用遗物衍生物不是更糟糕吗?”

  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让我也尝尝,那味道真的很好闻。我嗅到了崭新钢琴第一次打开盖子的味道、我亲手调配的靛蓝色独特油画颜料的味道,还有”

  夏德当然不会让她尝试这香精,否则今天上午就不用做其他事情了。

  离开了小船,夏德在雾中简单的确认了位置,然后避开了那些没有意义的战斗,一路来到了位于这片区域中央的墓园中。

  时隔六十多年再次造访这里,墓园却意外的和六十多年前没有太大的区别。

  杰克·勃朗特的假墓依然存在,但墓中已经没有了作为“树洞”的那具棺椁了——它在林地里。而当夏德想要推开礼堂的门再去见一见西奥多·勃朗特的母亲时,怀中的猫小声的问道:

  “你有没有感觉,这里的亡灵的数量明显变多了?我感觉很不对劲,我们脚下的地下墓区里的死亡力量像是炸弹一样要爆发了。

  一会儿你不要随便用你的光亮术,我怕会惊扰了地下的亡灵们。”

  但至少礼堂的地面部分还很正常,随着礼堂大门被推开,西奥多·勃朗特的母亲所化作的贵妇人怨灵,依然如同六十多年前那样袭击了他们。

  六十多年的力量积累让她变得更强,当惨绿色的火焰被其吹拂,这一次几乎立刻填满了小礼堂中的每一个角落。

  “日光射线!”

  没有去摸背在身后细长匣子里的【守夜人】,而是用长杖向前突刺,于是光炮般的黄金色阳光划开火海轰击礼堂尽头的亡灵。而个头几乎与礼堂同样高的贵妇人怨灵居然不闪避,而是张开嘴对准了那束阳光:

  “嗷!”

  在如同指甲抓挠玻璃的嚎叫声中,惨绿色的火焰像是直接点燃了那亡灵的全身,随后从它的嘴巴里出现的绿色火焰也如同光柱一样向前喷涌。

  炽热的阳光与惨绿色的灵魂之火对撞,庞大的灵甚至让小礼堂都抖动了两下,让误以为地下的死亡力量要爆发的猫的耳朵抖了抖。金色的阳光融化着阴冷的火焰,但很快夏德胸口的猫便发现夏德居然在后退:

  “需要我帮忙吗?”

  “暂时还不需要,勃朗特绝对对这里的亡灵们做过什么,她的强度明显不对劲。”

  夏德忽的取消了施法,下一秒绿色的火焰便吞没了小礼堂的入口。

  通过“拉格莱的跳跃”来到空中的夏德右手射出锁链拴住礼堂顶端的吊灯,身体因为势能而向前荡的同时,他咬破左手向前猛地一甩:

  “灵魂鞭挞!”

  血色长鞭正面命中了想要抬头喷吐火焰的怨灵,那一刻的痛苦哀嚎声甚至让夏德都出现了短暂的失聪。这一招没有伤害性的奇术对灵体的攻击效果非常好,强烈的痛楚让那怨灵蜷缩着想要闪避,于是空中的猫张嘴吐出一口闪电:

  “奇术-悲恸之雷!”

  那道近乎完全透明的白色电光似乎有消融怨念的能力,被这道雷电后怨灵的身材像是被戳破的气球一样开始缩水。夏德没有放过这個机会,数道【禁锢光环】在火海上方划出了光弧套在了亡灵的身上,随后猫咪张嘴又是一道电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idu8.com。日读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idu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