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长公主府_无敌从降妖除魔开始
日读小说网 > 无敌从降妖除魔开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长公主府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百六十三章 长公主府

  帝师煞白的脸因听见陈重锦的惊叹,又有些片刻转黑。

  但他此刻无力解释什么,伸手召来常祭酒搀扶自己。

  陈符荼默默观察,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姜望,他不禁微微眯眼。

  梅宗际则想着帝师的言出法随没可能和唐棠打个势均力敌啊?

  是帝师的言出法随更强了?

  毕竟唐棠会放水这种事,就很新奇,第一时间很难想到。

  「现在帝师能好好睡一觉了,肯定能睡得很香,全身心得到放松,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唐棠一脸正经抱拳道。

  帝师脸更黑了。

  我真谢谢你啊。

  他余光无意间瞥向姜望。

  接着脸色一沉。

  姜望身后的屋檐下空无一人。

  他环顾周围,确定没了李神鸢的踪影。

  眼见唐棠说完话,转头就走,帝师沉喝道:「且慢!」

  唐棠转身,好奇道:「有事?没打过瘾?」

  帝师眯眼道:「李神鸢呢?」

  唐棠一愣,也装模作样环顾一圈,说道:「你问谁呢?」

  陈重锦的脸色也微微一变。

  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神鸢刚才在这里?

  现在没了?

  常祭酒则看向姜望。

  姜望道:「看***啥?光顾着观战了,李神鸢去哪谁知道?你知道么?」

  常祭酒下意识摇了摇头。

  姜望看向帝师说道:「李神鸢自己有脚,说不定如厕去了呢,场间谁都没在意,怎么帝师一副质问的口气是几个意思?」

  唐棠接话道:「对啊,简直莫名其妙。」

  帝师沉着脸道:「你突然找我打架才是莫名其妙,没想到你真正的目的是李神鸢,唐棠,手伸的太长了,以前的脾气该改改才是。」

  唐棠耸肩道:「我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找人打架很稀奇么?我那不也是为了帮你放松么?而且李神鸢去哪这事很重要?你不先去别处找,直接质问我,这里面怕不是有事?」

  帝师没有给予回应,而是看向常祭酒。

  他现在无法使出言出法随,只能让常祭酒先去追,追不追得上另说。

  常祭酒会意,又看了姜望一眼,快步离开。

  姜望对此倒是没言语。

  陈符荼则注意到陈重锦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

  他心里十分好奇。

  陈重锦此来鱼渊学府究竟是要做什么?

  他可不会有半点小觑陈重锦。

  能在与父皇见过面后,第一时间跑来鱼渊学府,绝不会是稀松平常的事。

  陈重锦是在想,帝师不放李神鸢回家,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看帝师的意思,李神鸢是跑了,且是得了唐棠助力。

  那刚刚势均力敌的场面就有别的说法了。

  虽然他没帮上忙,但李神鸢离开了鱼渊学府,终究是如了井三三的意。

  哪怕乌啼城会更感激唐棠,可也不至于对他生出恶感,一些小感激肯定还是有的,毕竟他答应了井三三,也到了鱼渊学府。

  然而想借此和乌啼城关系更进一步的目的,却没有达成。

  陈重锦自是开心不起来。

  帝师长出一口气,看着唐棠说道:「入神都多日,也没见有什么特别的动作,我以为你比以前老实了些,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

  唐棠轻笑道:「不论李神鸢是怎么回事,反正我啥也不知道,帝师铁了心想冤枉我,也得让我

  知道其中缘由,否则我会更不老实,毕竟被冤枉,是很让人生气的。」

  帝师微微沉默。

  他转身回了居所,说道:「借一步说话。」

  唐棠朝着姜望打了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随即跟上。

  屋里面寂静非常,哪怕是姜望,也听不见两人的谈话。

  姜望轻轻皱着眉头。

  陈符荼上前说道:「好久不见啊,侯爷。」

  姜望只是嗯了一声。

  陈符荼观察着姜望的表情,心想浑城栖霞街的事,看来姜望真的还不知情。

  陈重锦则很干脆道:「我先回了。」

  他说完,真的没有任何留恋的转头就走。

  宰相笑呵呵的跟上。

  陈符荼和梅宗际皆是皱了皱眉。

  然后对视一眼。

  心里有了某些想法。

  陈符荼接着满是笑容道:「刚刚的情景,我有些没搞懂啊,鱼渊学府这么大,李神鸢作为帝师亲传弟子,自是哪里都能去得,怎么帝师就把矛头指向唐棠,好像李姑娘失踪了似的?」

  姜望道:「你问我呢?我就是在这儿观个战,现在也是一头雾水啊。」

  陈符荼又问道:「侯爷是和唐棠一块来的?路上怎么没碰见,是几时来的?」

  姜望说道:「既是没碰见,自然比你来得早啊,太子殿下是没话硬问?」

  陈符荼一时有些语塞。

  他觉得姜望这语气不太对啊。

  到底知不知道浑城栖霞街的事?

  他是来鱼渊学府凑热闹的,结果以为的热闹没凑成,凑了别的热闹,可别到最后再凑了自己的热闹,此地不宜久留。

  他当即找了个借口,带着梅宗际快步离开。

  但并未直接离开鱼渊学府,而是打算去找魏紫衣。

  姜望左右瞧了瞧,院里现在只剩他一人。

  他没有丝毫犹豫的真性出窍,且是第二类真性,锁定着常祭酒的气息,以极快速度掠出神都,是疾掠还是慢悠悠走出去,其实结果一样,都会被镇守神都的黄小巢看见。

  而且陈景淮也未必愿意坐视他再离开神都。

  但既然介入了乌啼城的事,总得保证李神鸢能安然回到乌啼城,哪怕单凭常祭酒,能追上的概率几近于无,因而姜望更多的目的是想借此机会弄清楚常祭酒的立场。

  这件事没有一直拖着的必要。

  所以无法避免被发现的情况下,也只能见招拆招。

  姜望的第二类真性出了神都,不仅是黄小巢,国师曹崇凛也注意到了。

  他及时告知黄小巢一声,亲自跟了上去。

  而在神都某处。

  女子引领着唐果站在了某座府邸前。

  神都有不可观不可闻的规则在,此地还有更大的规矩,正常情况下,无人敢在这里留眼线,所以来得路上虽有避着人,但到了这里,女子认为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唐果抬眸看着上述的四个大字,则有些震惊莫名道:「你确定没来错地方?」

  那四个大字是——长公主府。

  免费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ridu8.com。日读小说网手机版:https://m.ridu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